一份特殊的礼物----刘晓玲

对于刚刚参加工作的年轻老师来说,听到的最多一句话就是,“做老师,一定要爱学生”。教科书上这样讲,前辈们这样叮嘱,大会上领导这样要求,听得耳朵都要起茧了。

为什么要爱学生,倒还容易理解,因为我们听到太多这方面的教诲:教师要有“师德”,而“师德”的核心是“师爱”。教师对学生的爱,就是师德的灵魂;热爱学生就是热爱教育事业;“师德”的高低,关系到教育的成败、关系到把学生培养成什么样的人的原则问题;提高“师德”水平,首先要从“师爱”做起,因为“师爱”是教育的前提,是教师思想水平、业务能力、教育方法及教师人格的集中表现……

但是怎样爱学生,却很少有人讲给我们听。老教师们介绍经验的时候,大多也就是讲,“要有爱心”、“要公平公正地对待每个孩子”等等。面对一个或一群与我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孩子,找不到那种出于亲情的本能的爱的感觉,凭什么去爱,怎样去爱?

而且,我们总会不自觉地“爱”那些聪明的、听话的、漂亮的、可爱的孩子,那些反应慢的、调皮的、不那么漂亮的、不那么可爱的孩子怎么办?

在老师的工作实践当中,上面所讲的后面这一类的孩子往往是我们接触更多的,给我们带来更多困难,给我们更多的挑战,也给我们更多的感悟与收获。

在我的办公桌的书架上,有一张画显得非常幼稚的画,画面是一个女老师拉着一个小男孩的手。里面还有一句写得东歪西倒的话:“老师,谢谢您拉了我的手”。——这是我从教后收到的印象最深刻的一份礼物,每每想起,总有一点小感动。

这份礼物,来自我们班的一位学生——小琪。

小琪是一个特殊的孩子,穿着朴素,不喜欢说话,成绩也不是很好,常常一个人在座位上发呆。自然,他的朋友也不多。初为人师,尽管我很想把所有的爱都平均分给孩子们,但是几十人的班级,再多的阳光也会有照耀不到的角落。以至于,我竟然很久都没有真正深入过小琪的世界。

那天我们班在操场上玩一个“手拉手,跳个舞”的游戏,在配对的时候,由于班上人数刚好是单数,一向安静的小琪就这样被剩下来了,跳了一段之后,还是没有人愿意和小琪拉手……我叫停了同学们,“有没有哪位同学愿意拉下小琪的手啊?”我微笑着说。同学沉默了一下,平时班上的小喇叭小王说道:“老师,我们都不喜欢和小琪玩的!没人会愿意的……”小王的话一停,小琪马上哭了……我的心一震,一种莫名的羞愧涌上心头。是啊,作为副班主任,我竟然没有留意到班上同学对小琪的丝丝排斥,没有留意到小琪的孤独和伤感。甚至,我还一直在心里庆幸他是一个听话、守纪律,不用老师担心的乖学生。想到这里,我马上瞪了小王一眼,说道:“你这个调皮蛋,谁说没人愿意和小琪玩,老师就愿意!小琪比你听话多了。”说完,我走过去拉起小琪的手。小琪止住了眼泪,吃惊地望着我,犹豫了一下,终于紧紧的抱着了我。平时乖巧的班长首先鼓掌了,于是全班同学一起鼓起了掌,小琪也勇敢的和我一起跳了起来……

一天周五的放学时间,小琪的爸爸在放学时间跟我聊了许多。一番交谈之后,我得知小琪自那次和我拉手跳舞之后,性格变得开朗了很多。临别时,小琪爸爸颤抖着从兜里掏出一个红包,说:“刘老师,我的孩子打小就自卑,尤其是与他妈妈离婚之后,就更孤僻了。我是做建筑的,平时也没时间和他怎么交流——教育孩子,就全靠老师了。现在孩子进步这么大……”我把红包推了回去,“小琪爸爸,你这是干什么啊,教育孩子是我们老师的职责,哪能领你的红包呢!这些钱就给孩子买件新衣服吧!”小琪爸爸的举动,让我更为当初对小琪的忽略感到内疚。看着小琪的清澈而明亮的眼睛,我感到无比的幸福。“老师,您不要我爸爸的红包,那您能收下我的礼物吗?这是我花了几个晚上画的,虽然不是很漂亮……”说完,小琪递给一张卡片。我接了过来,“当然可以啦!谢谢小琪!你是老师最乖的学生!”

转眼,我在亚外近一年了,那张卡片我一直放在书桌上。我想,或许我们并不需要刻意地去“爱”学生,我们对学生的“情”和“爱”,首先是出于对工作的责任,要克服人性中“选择性喜欢”的弱点,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中自然而然地接纳每一个孩子,无论这个孩子强壮或是弱小、漂亮或是有缺陷、聪慧或是愚钝。教育最重要的功能是使人向善。做为老师,心存善念,凭着自己的良心引领孩子前行,就足够了。我忘不了小琪,忘不了和小琪相处的这段故事。小琪,谢谢你,你送给我的,不仅仅是一张卡片,更是一位纯真少年的心。


下一篇:没有了!
拨打电话
发送短信